首页 资讯 财经 健康 旅游 娱乐 佛教 教育 信息 国学 范文 历史 文化 女性 家居 IT 体育 游戏 汽车 两性 科技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两性 > 私奔后 回家路漫漫

私奔后 回家路漫漫

2015-03-16 16:57 来源:东方今报
 

    □东方今报记者

    周莉

 

    【倾诉者】

    玲惜 女 26岁

 

    【时间】

 

    3月2日

 

    【方式】

 

    QQ聊天

 

    爱情不期而至

    今年已是我在婆家度过的第四个春节了,和网上讨论热烈的“春节回谁家过年”不同,我的问题不是老公阻止我回娘家,而是娘家人不让我回去。

    和老公煜昊认识之前,我曾和一个男孩交往过半年。我们是相亲认识的,介绍人是我家的一个亲戚。实话说,我对这个男孩没有一点感觉,之所以还能坚持半年,主要是我家人普遍看好他,觉得他个人条件不错,“什么没有感觉,日久生情,多处一段时间自然就好”。我没再跟家人争执,听话地和男孩交往了半年,但依旧找不到感觉。之后我跟家人深谈了一次,这次家人选择了理解,同意我与对方分手。之所以讲这么一段往事,是想说明自己并非一个完全不听话的孩子,而我的父母也不是完全不讲理的家长。可是在我和老公煜昊的感情问题上,我和家人却完全无法沟通,我理解不了他们的偏见、固执,他们也对我失望透顶。

 

    话归正题,还是说我和老公煜昊的故事吧。在和那个男孩分手半年后,通过一个同事牵线,我认识了煜昊。煜昊是同事男朋友的同事,那天他们一起来找同事玩,吃饭带K歌。同事看我一个人待在宿舍挺没意思,就拉上我一起去。那晚,我发现煜昊唱歌很好听,还不停地找我跟他合唱。第二天上班同事悄悄告诉我:“煜昊喜欢上你了,托我牵线呢。”接着,同事还真就干起了媒婆的活儿,说了一大堆煜昊的好话。

 

    坦白地说,我对煜昊的印象也不错,但他的老家在外地,我知道父母不希望我找外地人,而我也不想远嫁他乡,于是婉转拒绝。可也不知道是我话说得太委婉,同事没听明白,还是她将我的意思转达错了,抑或是煜昊不想放弃,总之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第二天,我接到煜昊的电话,他约我出去吃饭。我借口工作忙,他却说他在我们公司门口等我,无论多晚。我不太会拒绝人,这么一来,只好硬着头皮赴约。本来我打算吃饭时把话跟煜昊说清,但那天跟煜昊实在聊得太愉快,我竟然把这茬事给忘了。

 

    人生也许就是这样,很多事情往往不会朝着你计划好的方向走。拒绝的话一直没机会说出口,后来也不想说了,相处的时间越长,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煜昊,离不开他了,他的体贴,他的细致,他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,都让我感到温暖、安全。不是说爱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奢侈品吗?我想,既然自己幸运地遇到了,那就珍惜吧。

 

    父母强烈反对

    就这样,我和煜昊陷入热恋,然而幸福的同时,也有种隐隐的担忧,因为我清楚父母不会轻易同意我找个外地男友。但我又自我安慰,虽然我们两家一个河南一个河北,可现在交通这么发达,距离应该也不算什么大问题,也许好好跟爸妈说,他们会点头的。

    在和煜昊恋爱半年的时候,我将我们的事告诉了家里,我父母一听,果然不愿意,而且反应比我想象的更激烈,他们觉得找个外地人将来事很多,还有各种风俗习惯不同,解决起来也麻烦,另外,煜昊家境不太好。他家在城市,但爸妈早年下岗,之后摆了个早点摊维持生计。而我家虽在农村,但父亲脑子活儿,做了多年小生意,家境还算富裕。“分了,立即分了。”这是父母向我下达的命令。

 

    但这时我和煜昊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,和他分手我做不到。当时我没听从父母的话,因为在我心里,一直以来,父母还是通情达理的,只要我不放弃,他们会看到我们的真感情,进而接受煜昊。但我错了,这一次,父母铁了心要棒打鸳鸯。

 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我嫂子给我打来电话,说我妈病了,让我回去(家里的生意交给了我哥,我爸妈和嫂子住在农村老家,而我在市区打工)。我有些着急,可又怕我妈生病是假,骗我回去是真。后来和煜昊商量后,他认为无论怎样我都应该回去一趟,否则更容易激起父母的怒火,更何况万一我妈真病了呢?听了煜昊的话,我这才请假回了老家。

 

    回到家里,果然如我所猜想,我妈一点事都没有,让我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逼我和煜昊分手。虽然之前已有思想准备,可当这一幕真的摆在我面前时,我心里很不舒服,抵触情绪也更加强烈。而我稍一表现出不乐意的样子,一家人就轮流对我施加压力。在家人的时时监督下,那几天我连和煜昊通个电话都不容易。

 

    在家茶饭不思地待了十天左右,我偷偷跟煜昊通电话,得知他病了。起初他不肯说,是我听出他的声音不对,逼问下他才说了实情。因为我不在身边,他一方面想多挣点钱,一方面不想闲下来就胡思乱想,所以就拼命工作拼命加班,结果就病倒了。话筒那端不时传来咳嗽声,可病成那样,煜昊却还在安慰我,让我不要担心,好好跟父母沟通。可我怎能不担心呢,在跟父母又一次谈崩后,我离家出走了。

 

    何时才能回家

    为了能和煜昊在一起,我可以说是众叛亲离。刚跑出来的那段日子,家人虽然生气,但依然没有放弃我,哥哥来找了我几次,劝我回家,爸妈也不断打来电话给我施加压力,逼我和煜昊分手。但那时我的拗脾气也上来了,认定了煜昊,坚持要和他在一起。后来为了逼父母妥协,我甚至不惜让煜昊带我私奔。煜昊起初是不同意的,他不想看到我和父母闹得水火不容,当然他也舍不得放弃我。当时我就逼着他选,要不和我分手,要不带我走。后来煜昊选择了带我暂时离开。

    我们先去江苏打工一年多。这期间,我没回过家,春节是在煜昊家过的,但我给家里打过两次电话,第一次父亲接了,他很生气,态度坚决,说我既然已经不要这个家了,他们也就没我这个女儿,以后我怎样都与他们无关。第二次我打过去,还是父亲接的,一听是我的声音,电话就挂了。

 

    2013年,我跟着煜昊回了他的老家。我们决定结婚。我再次给家里通电话,家人还是不接。煜昊跟我商量,干脆我们回去一趟,当面请求我父母的原谅,而这次回去让我的心更痛,爸妈根本不让我们进门,一盆冷水兜头就浇到了煜昊身上。真不知道我和父母怎么就走到了这个地步,我不过是想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,有错吗?

 

    那次回家吃了闭门羹后,我一赌气家也不回了,连电话也不打了。虽然没有得到我家人的理解与祝福,但那年5月,我和煜昊还是如期在他老家举行了婚礼。

 

    说实话,跟煜昊在一起的这几年,他一直待我很好,说把我捧在手心里一点都不为过。刚去江苏打工那一年,最初我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全靠煜昊一人负担两人的开销,后来我找到工作了,他又怕我累着,主动担起了所有的家务。那次被我家人泼了一盆冷水,他也没有一句怨言。如今我们已经结婚,他还是事事为我着想,处处为我考虑。他还常常站在我爸妈的角度安慰我,说他们反对也是因为他们爱我,他会用成功来证明他能给我幸福,只要我幸福了,我爸妈就不会再反对了。

 

    说真的,我不后悔选择煜昊,但是和父母家人闹到这个地步却不是我想要的结果。难道爱情亲情真的不能两全吗?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,今年已是我在煜昊家过的第四个春节了,虽然煜昊和他父母对我很好,但一想到我的父母家人,我还是会伤心,一丝苦涩挥之不去。

 

    爸妈,我想你们了,想家了。

 

    记者

    手记

 

    恋爱是两个人的事,而婚姻则是两个家庭的事。现实生活中,恋爱中的双方或一方不被对方家长认可的情况时有发生,此时,亲情与爱情的矛盾冲突也就在所难免,其结果是他们的婚姻之路更加不好走。

    身为父母,为了儿女的幸福,他们希望儿女能按照他们的理想模式和轨道来选择伴侣,当儿女的选择与之背道而驰时,失望与反对是必然的。但反过来讲,孩子已经成年,他们有选择感情的自由,同时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这才是成长的标志。也许孩子选择的未来会有风雨,可是,什么样的人生会没有风雨呢?

 

    而玲惜则错在不该在坚持和争取爱情的时候任性、冲动地选择私奔,这一行为非但没能解决问题,反而进一步激化了矛盾。其实,一份真挚的感情比什么都有说服力,多给家人一些时间吧,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幸福,偶尔放低姿态,煽点情,要始终相信父母是爱自己的,相信一定会有大团圆的结局。

责编:admin
0

相关新闻

首页- 资讯 - 财经 - 健康 - 旅游 - 娱乐 - 佛教 - 教育 - 信息 - 国学 - 范文 - 历史 - 文化 - 女性 - 家居 - IT - 体育 - 游戏 - 汽车 - 两性 - 科技

返回顶部

网站简介 | 招聘信息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 hnr.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5002460号-1

中州在线 版权所有